重生之官道

作者:录事参军

  六彩逼真的大荧幕数字电视卜五星红旗冉冉升权。激荡氓刨从飘扬。这是奥运会中女子十米台跳水决赛颁奖的一幕。
  坐在豪华客厅的宽大沙上,唐逸微笑拨了个电话,是打给秘书李刚的,耍他代为慰问正在奥运赛场拼搏的辽东籍运动员,刚刚十米跳台夺金的小女孩就是土生土长的辽东人。辽东一直是体育大省,唐逸到任后对省内体育运动也进行过纲领性的指导,而省内体育事业在唐逸这一届领导班子的关心下更侧重于开展全民健康的工作,而不再是金牌
  略。
  坐在唐逸身边的是笑靥如花的齐洁。她穿着一件时尚的黑色裙子,一双雪白的纤细长腿裸露着,黑色闪烁着金属光泽的环状细高跟好似禁锢着修饰的极为精致的小脚,有一种另类的媚惑。
  “喂,要不要我们集团拿出钱帮你奖励一下表现优异的运动员?”听着唐逸的电话,齐洁笑孜技的说。
  唐逸摆摆手,“你就不要跟着瞎起哄了。”
  齐洁抿嘴一笑,就不再说什么。
  唐逸不一会又拨打了第二个电话。是打给监察部张素萍部长的,约她第二天晚上吃饭。唐逸前几次来京。都没有见到张素萍部长。
  等唐逸挂了电话,齐洁就笑道:“邱万青是唯恐天下不乱啊!”
  这半个月来,邱万青将检举的材料投向了国家的各个相关部门,大多数投去的材料自然如同石沉大海。激不起一丝涟漪。但在一些消息灵通的部门,有知道邱万青在宁西曾经被捕,是唐逸保下来的,对邱万青的举报自然不敢等闲视之,就好像在国资委,已经专门成立了一个调查小组,准备对宁西国有资产流失现象进行调查。
  唐逸同样也接到了国资委一位颇有分量的人物打来的电话,自然是探听唐逸的口风,具体聊了些什么则不足为外人道。
  “地产那边,能放一放吧?”唐逸皱眉思索了一会儿,转头问齐洁。
  齐洁心思细密,自然知道唐逸的意思,华逸的地产集团刚刚将触角伸入西北,在包括宁西省会在内的五个城市展开了铺天盖地的攻势,和当地地产集团正处于激烈的博弈中,却不想现在出了邱万青这么一码。
  唐逸很少会干涉齐洁商业上的行为,郑重其事的提起,齐洁没有一丝犹豫的点了点头,虽然可能会造成不小的损失,但经济本就是为政治服务,放在唐逸的小***里,这句话同样适用。
  唐逸也知道,随着华逸集团的扩张,尤其是在地产项目的展,不可避免会同各地形形色色的利益集团展开竞争甚至生冲突,而华逸集团的逐步展逐步壮大的过程,同样给唐逸了更多的思考,毕竟在外人眼里,华逸集团也代表着一个庞大的既得利益阶层。
  看了看皓腕上华贵的坤表,齐洁笑道:“今晚吃饭的人多不多?要不我就不去了。”
  唐逸摆摆手,“就刘飞一个,你认识。”
  在京城,唐逸很少会和齐洁相会。但这一次宁宁跟着姥姥去南边旅游了,晚上又是和刘飞两口子吃饭,有齐洁相陪会显愕更随意些。
  在经历了灯红酒绿的迷乱繁华之后,京城夜生活也渐渐步入了“健康时代”各种绿色灯雨后春笋般冒出来,是年轻男女的最爱。刘飞本来提议去一家叫做卡卡的kTV坐坐,爱人童彤却说他荒唐,虽然两口子没事也会约上三亲好友去kTV唱歌,但今天毕竟有唐逸,用童彤的话就是“你不要身份,唐哥还不要吗?”最后刘飞将地点定在了一家很有些名头的私人会所,虽然不是那些一掷千金动辄会费要几十几百万的大富豪俱乐部,却也环境优雅。一些比较时尚而又位高权重的新一代干部大多知道这里。
  其实在京城最奢华的私人会所大概要数齐洁同香港几位经济大鳄一起创办的盛唐会馆,它号称“中国第一富人俱乐部”云集了全球劝强大部分中国公司的总裁和相当数量的驻华大使,并且有能力邀请到各行最有权威、最顶级的人物。许多亿万富豪为了求得该会所的一张入场券不惜用尽浑身解数,因为这扇门的门里门外,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虽然是京城最神秘最负盛名的俱乐部的创始人之一,齐洁今天也只能入乡随俗,和唐逸一起来到了这座清幽典雅的二层小楼,不过这家私人俱乐部麻雀虽五脏俱全,各种设施倒是极为完整,甚至小楼之旁还拥有一座室内高尔夫练习场。
  在青竹流水环绕的半封闭包厢中。唐逸见到了久违的刘飞,在唐逸面前,刘飞还是那么咋咋呼呼的。喝了几口酒,就笑嘿嘿的问:“唐哥。给那边来个狠的吧?材料我看了,造造势搞个大案子没问题。”
  西北几省的纪检工作正在刘飞这个。第五纪检监察室主任的管辖范围中。他所说的倒不是随口吹水。
  童彤偷偷瞪了刘飞一眼,虽说爱人最近在中纪委表现不错,张素萍部长也颇为看重他,但有时候还是可着性子胡来,就说西北那档子事,是你能乱掺和的吗?谁知道从检举材料里查下去最后会查到什么人头上?一不小心就是惹火烧身的乱子。你那几斤几两担待的起吗?
  唐逸笑着摆摆手,说:“你呀,别说的好像我和谢文廷是什么你死我活的斗争。西北有问题,需不需耍中央介入,这些都不是你我说的算的,我看这点事还难不到文廷。”
  刘飞嘿嘿的笑,却也敏锐的觉,现在的唐逸给人的感觉和以往以截然不同,从他坦然的提到谢文廷以及对谢文廷的看法就知道,唐逸看问题的角度已经和自己不在一个水平线上。但话里到底有什么深意,却也值得人回味。
  “田卫兵过几天就出狱了吧?”刘飞突然又想起了另外一件事,一件隐藏在心底永远的痛。
  童彤看了刘飞一眼,也不知道她对爱人的过去了解有多少。
  唐逸没吱声,只是点了点头。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