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省委书记

作者:九霄鸿鹄

“官职不低啊!”
“是啊,这些人可是钦差大臣,常常神不知鬼不觉地走村串巷微服私访。他们的任务,是专门对高官进行监督。发现哪个领导干部有问题,直接向中央禀报!”
“太可怕了!”
“是啊,所以我觉得,现在做官真的太不容易了。”
“那么,钟兴邦有问题,他们管不管?”
“当然管!别说省委书记,上海的陈良宇怎么样?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党和国家领导的身份,照样被巡视组巡视出问题,毫不客气地被拉下马!”
“太厉害了!”
“说归说,我们应该多制造一些对钟兴邦不利的小道消息,散布到老百姓中间去。老百姓嘴可了不得啊,众口铄金,一传十,十传百,很可能就传到巡视组的耳朵里了……”
“这件事情容易,我会布置的。”
郭醒世又问张牧臣:“上次策划的事情,进展如何?”
一周前,三人密会时,曾经制定了一个针对钟兴邦的“绝杀1号”方案。主要内容是,集中力量从两个方面对钟兴邦展开绝杀攻势。一是向中央反映钟兴邦在北方省工作半年来的劣迹,工作上的、生活上的,让决策层对钟兴邦产生不信任感,乃至下决心查处他;二是在一定层次的干部中制造舆论,散布关于钟兴邦执政能力低下、生活腐化堕落的消息,让他失去民心,失去支持者,把他彻底搞臭搞垮。那张钟兴邦和胡茜的亲密照片,是非常难得、十分有力的炸弹……
张牧臣汇报道:“这项工作正在进展中,效果可观。我已经组织专门力量,集中写了一大批上告信,寄给中央、国务院、全国人大、全国政协及高法、高检。舆论工作也在扩大中,众口铄金的效果正在形成中……”
“对了,这次到北京,你联系联系小柴,看看能不能赶回北京,我和他见个面。”郭醒世说。
张牧臣似乎早有安排,说:“小柴现在下派在云贵高原的一个地区,担任行署专员。我和他通过电话了,他表示你在京期间,他专门回京和你见面。”
小柴原在一个要害部门担任处长,现在下派到地方担任行署专员,正厅级领导干部。当年,在考核郭醒世担任省委副书记时,人选是两个人,另一个是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余德。考核组临来北方省前,郭醒世通过一位在临海市参与临海新区改造的房地产商,认识了处长小柴。
当年,那位房地产商想承揽标的为6800万元的一座大厦主体装饰工程,但是企业资金不够,便去北京找小柴处长帮忙。小柴处长虽然官职不高,但是居于要位。他向郭醒世推荐了那位地产商。郭醒世知道柴处长的作用和潜力,便积极帮忙,让地产商中标了。地产商为了感谢郭醒世,曾把200万现金送到他的家里。郭醒世知道,自己如果收下这200万元钱,小柴处长一定会知道,授人以柄的事情,他从来不干,于是婉言谢绝了。也是命好,那次考核组来到北方省,郭醒世一下子认出了小柴处长。二人心照不宣,只是简单地寒暄了几句,便公事公办地谈了些工作上的事情。夜里,郭醒世安排张牧臣,悄悄溜进小柴处长的房间,给他送去了一张存有100万元的银行卡。小柴处长心领神会,决定在关键时候发挥关键作用,把郭醒世送上省委副书记的宝座。小柴处长的做法其实很简单,他在统计推荐票时,把郭醒世所得票调高了几十张,高于余德。这样一来,郭醒世一下子扭转了不利局面,反败为胜,最终如愿以偿地升任了省委副书记。如今,小柴处长已经被重用,仕途行情明显看涨。虽然他已经离开了那个关键部门关键岗位,但人脉关系还在,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他还会杀回来,担任更高的职务。有的时候,因人而异,人走茶不凉。这一次,郭醒世还寄希望于小柴专员,希望他能够发挥资源优势,在关键时刻再助一臂之力。
“这些反击,好像还不够狠,难以置钟兴邦于死地。”郭醒世自言自语,“我们再研究研究,我看,应该把‘玫瑰计划’推出来了,那可是有爆炸效果的……”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