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棋牌斗地主笔记

作者:小桥老树

    三个小时以后,客车进入了沙州市区。

    经过了一座大桥,小佳指着大河对面的厂区道:“我爸爸、妈妈就在这个厂里,沙州十强企业。”

    一大片厂区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很气派。

    从客车站出来,两人随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在街道上走了十来分钟。再钻进了一个小巷道,约莫走了二三百米。小佳停住脚步,用手朝前指了指,道:“前面灰楼就是我家。”

    侯卫东忐忑地问道:“你爸妈真的很厉害吗,若是他们不让我进门怎么办?”

    “我先上楼,看他们态度。”小佳背着一个小包上了楼,将侯卫东一个人丢在了楼下。

    厂区的家属楼,所有住户都在一个单位上班,彼此十分熟悉。他们见到一个陌生人提着箱子站在门道口,从他身边经过的人都打量了侯卫东一番。

    过了一会,小佳从楼道上走了下来,脸上是要哭的表情,道:“他们让你上去。”

    “态度如何。”

    “不好,他们听说你分在益杨,坚决反对。”

    侯卫东心猛地提了起来,嘴唇干燥得厉害,道:“无论如何我都要上去。”

    防盗门虚掩着,电视里,付笛声颇有些气势地唱道:“众人划桨哟,开啊开大船。”

    一对中年男女面无表情地坐在沙发上。侯卫东进屋放下箱子以后,恭敬地做起了自我介绍:“张叔叔,陈阿姨,你们好,我叫侯卫东,是小佳的同学。”

    80年代国营工厂的家属楼,都属于小巧玲珑的类型。屋子小,两面皆有窗,采光和通风相当不错。此时屋内空气如凝结一般,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中年夫妻抱着手,严肃地坐在沙发上。没有拒绝侯卫东进屋,却也没有给他好脸色看。侯卫东作完自我介绍以后,夫妻俩仍然不发一语,让他尴尬地站在客厅里。

    侯卫东虽然没有传说中的王者之气,也没有让女孩子一见就变花痴的魅力,可是他毕竟是沙州学院法政系的风云人物,是小佳眼里最优秀的男孩子。如今看着情郎被父母晾了起来,很是心痛,扯了扯侯卫东衣角,道:“你坐。”

    对于女儿小佳的行为,父母视若不见。

    等到侯卫东坐下之后,小佳递了一杯水过来。喝了一口凉水,侯卫东快要燃起来的心肺舒服了许多。他从裤子口袋里取过红塔山,抽了一支出来,递给坐在沙发上的小佳爸爸,道:“张叔,抽烟。”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