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雄

作者:一斗

  王桂峰点点头:“那怎么不行呢?这儿又不是燕京城,还愁找不到一个人?我给你留点心。% 那个什么,你们先做着,我给你们做饭去。”
  “我帮着您一起吧。”程小溪说道。
  “行,你要是闲不住,就给我打个下手吧。”王桂峰说道。
  李晓宁也要跟着起身,程小溪却把李晓宁推到了床上,脱了鞋,又推倒在铺盖上说道:“你昨天晚上睡得迟,躺下歇歇吧。能睡一会更好。”说罢,跟着王桂峰出去了。
  李晓宁被推倒后,一动不动,没有调整姿势。对于村里的事情暂时出现麻木状态,两眼似乎瞧着房顶,实际上目光是散的,什么也没看见。就这样,不觉便迷糊过去。待程小溪叫醒他时,一看表,已经睡了差不多两个小时。他忙问:“饭熟了?”
  程小溪说:“于四海回家了,王桂峰刚刚侦察到。”
  李晓宁赶忙过来和王桂峰核对。王桂峰说:“没错,拐过我家院墙,就能看见于选举的大门。我看见于四海从大门进去了,你快去,肯定能堵在家里。”
  李晓宁转身就走。到于选举门口,敲了两下,推门而入。于选举老伴脸上不无尴尬之色,说道:“晓宁来了,你快坐吧。”
  李晓宁说道:“我是望见于四海回家了,就来见见面。”
  于选举老伴不知说啥好。于选举朝旁边的屋子喊道:“四海,你晓宁哥来了,快出来见见你。”
  李晓宁说:“我进去吧。”说着推开小门进去一看,屋里没人。原来这两间屋各有正门,为了方便,中墙又有一个小门相通。李晓宁见没人,知道从正门走了,便转身走回来,说道:“里面没人。”
  于选举说:“他啥时就走了,我们都不知道。”
  李晓宁说:“刚走,我从这门进,他从那门出。”
  于选举老伴说:“你快坐下,就在我家吃吧。吃了回去。”
  李晓宁说:“饭不吃,吃了这面的,剩下那面的了。我是想见见于四海。既然见不着,我还是回去吧。好,你们忙着吧。”
  于四海捉迷藏式的过激举动,对李晓宁刺激很大,以致使他食欲不振,对王桂峰精心做的饭菜只吃了几口就吃不下去了。王桂峰知道是怎么回事,觉得自己通风报信的时间不对,很是后悔。
  何止吃饭?睡觉也受到影响。一向不失眠的李晓宁,晚上几乎通宵难眠。但他没有惊动程小溪,他不愿让她也陪着自己失眠。一直到早晨起床后,才把失眠的情况告诉她。程小溪一听,说道:“你怎么不作声?我一点也不知道呀!”
  李晓宁说道:“我不想把一个人失眠变成两个人睡不着觉。”
  程小溪说道:“不,你应当告我。你越睡不着,越要胡思乱想,越胡思乱想,越睡不着,恶性循环。这时,最好不要强迫自己睡觉,干脆到外面散散步说说话,感到疲乏了再回家睡,情况会好得多。你为啥一个人默默熬煎?”
  李晓宁说道:“刚才我说了,我不想把你也搭上。”
  程小溪说道:“瞧你那样,跟我还分什么彼此。你这样下去不行的,干脆我们回燕京吧。”
  李晓宁问道:“就这么回去?”
  程小溪说道:“是啊,不然有什么办法呢?”
  李晓宁语气十分肯定地说:“不能走!我总得跟于四海见一面,落个心里明白。不然,我回去还会继续失眠的。”
  第二天,李晓宁终于逮住了于四海,因为是当面碰上了,于四海也不再躲避了。于是李晓宁提议一起吃个饭,于四海也点头答应了。
  吃饭地点选在镇上的沭河大饭店,这也是李晓宁当县长时候修起来的。进了包间,李晓宁环视室内装修,十分感慨地说:“这几年没什么变化嘛。”
  “思想观念滞后,能有变化才怪了。”于四海头也不抬地说道。
  “哦?你这说法有意思,是谁的思想观念滞后啊?”李晓宁问道。
  “具体讲就是郎全德。我不滞后,可有啥用呢?”于四海说道。
  李晓宁说道:“具体说说。”
  于四海说道:“你在的时候,把县里的旅游业发展了起来,我也想,我们草桥镇守着一条沭河,而且我们这一段风光独特,应当考虑旅游业。具体设想是:把镇西的那片宽阔的河滩开辟出来,一半是游泳场,一半是其它娱乐体育设施,比如篮球、台球、录像厅、射击场、沙滩排球等等,让游客来了有个玩处,而且能玩得痛快。同时在镇口再盖一座农家乐,解决游客吃、住问题。我估算了一下,大约得五百万。我找了一位工程师,按我的意图、设想搞了一份初步设计图,拿到党委会上研究。不料郎全德一看,说了声:‘胡闹!’就扔到一边去了。”
  李晓宁很有点惊讶,说道:“你是镇长啊,他怎么是这样的态度?”
  程小溪也说:“是呀,这么狂?”
  “狂着哪!”于四海说,“你知道他是谁?他是省委秦副书记的驸马爷。下海十年,赚钱洗钱兼而有之。该赚的赚够了,该洗的都洗了,这才回来谋官。谋官本来是小菜一碟,但秦书记刚当省委副书记,不想做的太过分,在他退休以前,郎全德必须到了县委书记那一格上。按一般的程序,最简单也得先在县委副书记的位子上呆个一两年吧,这样时间卡死了,他在镇上只能呆两三年就得走,因此他急于抓的是见效快的形象工程。这你就明白他为什么会不考虑我们的项目了。至于说话狂,那是特殊背景决定的。县委书记、县长见了他,五十米以外就提前朝他笑上了。别人就更不在话下了。全县上下,只有一个人不怕他,就是我。”
  李晓宁听了频频点头。他明白村里人为什么说到存在的问题时噤若寒蝉了。程小溪朝李晓宁看了一眼,交换了相同的信息。
  这时服务员拿来菜单。于四海要李晓宁点菜。李晓宁说:“你才是这里的主人,客随主便,由你定。但是不要浪费。”
  于四海便点了两个凉菜,四个热菜。然后说:“晓宁哥不让铺张,实际上也没法铺张。我现在是失业状态,没那个钱。就权当是欢迎晓宁哥和嫂子回村过年的意思吧。”
  “不用你掏钱,这顿我请。”李晓宁说道。他是真的有点儿感慨了,于四海也算是当过镇长的人,一失业,连好点儿的酒席都吃不起,真是清廉到家了。
  在上菜期间,主客闲聊,彼此都很坦诚。李晓宁说,他这次下来,遇到一些他压根儿没想到的情况,使他百感交集。首先没想到的是,现在的镇里和村里和他印象中截然两样,使他大吃一惊。他有点奇怪,他调离以后,也不是没回来过。他没有发现任何问题,村里也没有任何人对他说过什么情况!难道自己是聋子、瞎子,什么都听不到看不见了?
  于四海说道:“哥,你真说对了。做了官的人,视力、听力越来越差,这也是必然的。比如,做乡镇级的末品小官时,同农民群众直接接触较多,可以看到农村的真实情况,听到农民的真实声音,这时他的听力、视力基本正常。做了七品县官,离农民群众有了距离,即使下来,屁股上有秘书、司机,左右有乡镇领导陪同,这时就会看不到多少真实情况,听不到多少真实声音,他的听力、视力低下,基本快到失明失聪的地步。官做到地市级,也就是晓宁哥你们这一级,那就完全成了聋子瞎子。你们偶尔也蜻蜓式地下来点点水,有秘书干事跟随,县乡两级头头陪同,前呼后拥,还想听到看到真实的东西?如果官再大一点,比如省级领导下来,那还了得吗?秘书班子、新闻记者、保卫人员,加上地县两级领导陪同,浩浩荡荡,警车开道,老百姓躲闪不及,谁还敢把真话告你?有个故事,哥和嫂子愿意听吗?”
  程小溪说道:“很想听。”
  于四海说道:“这是一件真事。去年春天,省委秦书记要来咱们县视察农村工作。省委书记出行,秘书、记者、保卫这一套人马就不用说了,市里是书记、市长陪同,县里是书记、县长陪同,浩浩荡荡,那阵势你可以想像得到。秦书记要到农村看看,县里安排到草桥镇,郎全德安排到西集村,并把张富贵家定为秦书记要去视察的农户。
  这张富贵发家致富搞得最好,记者采访过,上过省报。可这郎全德也太官僚主义了。张富贵这几年已经走下坡路,他却一无所知。家里空荡荡,连一件像样的家具和电器都没有了。郎全德问是怎回事。张富贵说,二儿子成家时,买不起家具和电器,他把自己的全搬去让年轻人用了。
  郎全德急中生智,把自己办公室的沙发、电视机全搬来武装张富贵。秦书记到来时,在张富贵家坐了几分钟。秦书记坐在沙发上,拍着扶手问:‘真牛皮沙发,多少钱?’郎全德说:‘两万多,是吧老徐?’张富贵点头说是。
  秦书记走到路上时,问一位记者:‘假如你家只有十几万元,会不会买张富贵那样的沙发?’记者说:‘秦书记,不会的,没有几百万的家底,谁会把两万元坐到屁股下呢?’秦书记听了,深深地点了两下头。秦书记太高兴了,除了亲眼看了富裕起来的张富贵,还听了那么多汇报,沿途又看了好多路边工程、门面项目,于是他回省后,对记者们说了一句话:‘农村形势的确令人鼓舞!’你看看,秦书记下来一回,听到的汇报是夸大的注水的成绩,看到的纯粹是假布置的现场,。可以说没有一点是真实的,说他是聋子和瞎子,难道过分吗?”
document.write ('